丢了门票进布宫

2019-10-25 09:02栏目:旅游咨询

第二天,当我兴高采烈地来到布达拉宫正门时,我才发现,翻遍我能放东西的所有角落也找不到那张可爱的预约卡,我的神啊主啊万能的菩萨!就是没有!这时,昨天的三个驴友也来了,他们向门口的工作人员证实我们昨天确实预约了,但这也没用,其中的一个小姑娘还贡献出了从网上下的没票进布宫的攻略,一条一条看下来,没一个能让我攻进去的。没办法,我就在正门和侧门来来回回跑了N趟,来回说小话,差点高原反应!但无济于事!

是啊!我来自辽宁,也是导游,看你不像本地人啊。

春天去了趟西藏,我旅游一贯的作法是去某地之前连泡数日甚至数月携程网,通览一遍那里的游记,然后胸有地图的上路。但这次进藏实在匆忙,结果就遇到了一件棘手事。日程有限,除了留了一点点为适应高原反应的休息时间,其它的时间都满了,计划中第三天去布达拉宫,现在为保护布达拉宫每天是限制游客人数的,而且为了防止因此而产生的倒票,游客必须在前一天十二点去布达拉宫侧面的出口处用身份证预约门票,我很顺利地约上了每二天的门票,还同身后的三个驴友探讨了一下第二天共同请导游的事,一夜无话。

吃过中午饭,我的不适感已经几乎消失,但王H还很严重,于是自己乘301路公汽去往位于拉萨西郊的哲蚌寺,在山脚下并没有看到推荐的1元上山的摩托车,于是向上走去,阳光很强,虽然高原反应已经不强,但还是不敢快走,大约走了200多米,一阵突突车声传来,回头一看,一辆带后箱和遮阳蓬的小卡车开上山来,后面坐着几个喇嘛和藏民,一看之下大喜,明白了这就是八朗学里那位藏族大姐说的摩托车,坐上车后,山风清凉、满目风光,当时的感觉真是比在内地坐豪华轿车还舒服啊!车开了好一会儿才来到山上,判断一下如果自己走路上山大概得需要40分钟到1小时之间。哲蚌寺果然很大,依山而建,与大召寺和布达拉宫相比,这里充满宁静,请教一位朝拜的藏族大叔,他善意的笑着说一起走吧!到了一个路口,他说你进去按照路线参观就行了,我要走这边去转寺。道谢之后进入寺中参观,寺中没有几个游人,多数是进香的藏民,与这里规模的庞大相比,可以用清静来形容。参观一会儿后,进来一个10多个人的江苏团队,导游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儿,闲暇时过去问道:你好,请问你是西藏地接导游吗?

这时贵人出现了,看样子象个导游,她告诉我了一个名字“多吉”,于是,我又来到侧门,多吉是一个典型的藏族中年男子,黑红黑红的,我声情并貌如泣如诉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但此处我说了一个小谎,我说我第二天的飞机离开拉萨,实际上我确实是离开拉萨,但我是去纳木措。)最后,多吉主任说:“你去买票吧。”要不是他离我太远我差点拥抱他,一路小跑来到正门,我边跑边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准备给那个贵人,如果她来北京我一定请她,但却没见到,遗憾!一路上三个关卡,话说了一半人家就知道我是谁了,丢票的那个呗。顺利通过!呵呵,心里一个字一个字“美”。

实际行程攻略及费用支出在携程网社区专栏、自助线路、西藏中。

感谢那个导游!感谢多吉主任!

当然可以,没问题!一路参观,有了导游的讲解,所知当然丰富许多。

牛肉饼的味道的确很好,酸奶是不加糖的那一种,吃起来真的很酸,也许是考虑到我们吃不习惯,准备了一碟白砂糖,加糖之后口感果然适应些,不过吃起来又少了原味,于是吃过上层之后,没再加糖,适应之后觉得还是不加糖味道更纯正,而且对我胃部的不适感大大缓解,也让自己把两个牛肉饼完全消灭掉了。

2006年6月6日,北京飞往拉萨的波音757客机上,相识了来北京开会的西藏自治区交通厅藏族女孩儿ZS,她的普通话说得非常好,经交谈后得知,她小学四年以后是在江苏常州学习,大学在成都学习交通专业,所以普通话听、说、写都没问题,反倒是藏语,只能听和说,既不会写,也大多数不认识了。问她为什么那么远、那么小就外出求学。她告诉我:国家为支援西藏建设,除投入大量资金外,每年还通过考试选一批优秀学生到内地学习,学成后按专业定向分回西藏自治区相关部门,来加强人才建设。

参观过布达拉宫后,来到广场西侧林带休息一下并准备拍几张布达拉宫正面的照片,坐下不久,一个八、九岁的藏族小女孩儿来到我们面前,并没有直接要钱,而是用带来的简单乐器弹奏并唱了几句歌,王H问她几句话,多数回答:我听不懂。很可爱的样子,后来伸手要钱,王H翻了一下衣兜,拿出一张5元钱,小女孩儿走后,马上两个喇嘛过来,一通功德、吉祥,王H只好又拿出一张5元,好容易打发走两个喇嘛,一个藏族小男孩儿又过来,我俩一看不好,起身准备离开,但已经晚了,小男孩儿如影随行,拉住王H不放,无论王H说没有零钱还是大声呵斥都没用,一直追到接近布达拉宫广场中心,后来我拿出1元钱放到王H手中,王H给他后总算脱身,但那个藏族小男孩儿用近乎标准的普通话骂道:我Х你妈,你凭什么给他们5元钱,就给我1元!经此一段,好心情消失殆尽,照几张像之后就回八朗学了。果然如网上攻略所言,千万不可给要钱的小孩钱,或者准备足够的角钱零钞,不然麻烦无穷,给钱可以给那些不要钱,但远途朝圣的人。为了减少麻烦,之后的几天和几个驴友没在理会过任何要钱的人,果然减少了许多不便。后来有一天傍晚,在大召寺正门广场曾亲眼看到一个20多岁的男子被一群小孩儿团团围住,他大喊:我真的没有零钱了,你们大家帮帮我啊!最后也不知道是如何脱身的。

6月7日早起后,觉得身体无力,原计划到网上推荐的八朗学对面的“肥姐餐厅”,不过看到相连的“口口香餐馆”很干净,就进去点了两碗粥、一碟泡菜、一个鸡蛋、几个包子。绿豆大米粥熬得稠稠的,吃起来非常可口,这也导致了以后几天多在这里就餐,干净、川味浓郁、价格又很公道。吃饭时得知,为保护世界文化遗产,限制进入人数,参观布达拉宫需要预定,之后凭预定表按时购票入内,我俩怕耽误行程,吃过之后赶紧来到布达拉宫,售票处还没营业,等了几分钟营业后,赶紧拿出身份证预定,告诉我可以10:40的时候来,我问她这段时间我去哲蚌寺够不够,她说才2个多小时,时间不够,如果没去大召寺,可以去,时间来得及。后来得知,每晚6点布达拉宫接受第二天的预定,在旅游旺季,切记提前预定,免得耽误计划行程,我们当天去得最早,前一天预定的人又不是很多,所以上午就排上了,也是游人还不是太多的缘故。

辽阳距离我们鞍山只有30多分钟的路程啊,以前还真不知道有这样一所学校。

昨天夜里,梦中又回到了西藏,纯净的蓝天、白云,高高的雪山,蓝蓝的湖泊,青青的高山草甸。追寻梦中的足迹,西藏、青海之旅的美好回忆又一幕幕展开。

她还说:你们辽宁的辽阳就有一所为西藏培训的学校。

作别之后稍事休息,与王H出门寻找网上推荐的“背包客餐吧”,出八朗学左转西行不远就很容易的找到那里,进门一看,浓浓的藏式风情,屋内已经有一对藏族母女,点了两份牛肉饼和酸奶,等待的过程中,静静欣赏屋内的装饰、留言簿,又主动与藏族母女交谈,得知她们来自日喀则,路上时间在4个多小时。大部分的藏族人普通话完全可以听懂,只是有些人说起来不是特别流利,后来发现一些酒吧、餐吧的服务生英语口语竟然好于普通话,大概是因为去西藏的外国人多于国内游客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发布于旅游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丢了门票进布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