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说陆游的《钗头凤》让人泣血感人,你知道

2019-11-16 16:32栏目:旅游咨询
TAG:

钗头凤陆游

问:有的说陆游的《钗头凤》让人泣血感人,你知道唐婉是如何回复的吗?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图片 1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和唐婉的两首钗头凤词,题壁于沈园,近千年来,多少人唏嘘,多少人感叹。

钗头凤唐婉

陆游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绢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和词

图片 2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走进沈园,第一眼看见的是“诗境石”,凝视着这块玲珑而嶙峋的太湖石,我奇怪:为何叫诗境而不叫词情?毕竟此地是因情因词而为世人所知的呀?!

词作诉离情,写怨恨,叹无奈,寄相思。虽离别了,两颗心仍紧紧拴在一起,无奈中只能偷偷以泪洗面,多么难啊!今非昔比,身体日渐消瘦,满腹心事向谁诉,还要藏着这分昔日的情感装欢颜,去瞒住他人。

图片 3 图片 4

本来是金玉良缘,却被陆母棒打鸳鸯散,个中滋味,谁能体会。馋言多可怕,硬生生被折散,长戚戚,叫人痛不欲生。不久后唐婉抑郁而死,陆游终身难忘这段情,又写下不少诗作,寄托对唐婉的无限怀念。

陆游和表妹唐婉本是一对相爱的夫妻,自幼青梅竹马,婚后情投意合,经常在一起吟诗作对,互相唱和,但过于的恩爱加上唐婉三年未有所出引来了陆游母亲的不满,认为陆游沉醉于温柔乡,影响了他的前途,加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强行将他俩拆散。离婚十年后的某年春天,这对旧人在沈园内不期而遇,此时陆游另娶妻子王氏,唐婉另嫁夫君赵士程,两人虽四目相对,却无法互诉衷肠,陆游在唐婉黯然离去后在沈园的墙上写下《钗头凤》。第二年春天,唐婉再游沈园时,看见墙上的《钗头凤》后思绪万千,在陆游这阕词后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回去不久因思念成疾,最后抑郁而终。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驻足在用出土的断砖砌成的诗壁前,细细品读陆游之《钗头凤》,静静品味唐婉之《钗头凤》。

公元1155年,陆游30岁。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诗人到沈园游玩散心,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的前妻唐婉与赵士程在凉厅下饮酒。刹那间,陆游星目含泪,摇头无语,思绪一下回到10年前。

20岁,弱冠之年,陆游与表妹唐婉成婚了,订情之物是陆游家传的一支凤钗。此时的陆游风华正茂、玉树临风。唐婉才华横溢、活泼开朗。婚后二人比翼双飞、亲密无间,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然而,好景不长,陆母不喜欢唐婉,以唐婉不生育为由,强令陆游休妻。在封建礼教的压迫下,陆游不得已与爱妻分离。

“表哥”一声呼唤,将陆游拉回现实。唐婉站在面前,一双纤纤玉手端着酒杯。顿时陆游百感交集,端过酒来一饮而尽。转身提笔在墙上写下: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题完词后,洒泪而去。陆游也没想到,这是首绝别词。

此时的唐婉默默看着墙上的词,心绪万千,可纵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回想起当初和表哥结婚三年,相亲相爱、举案齐眉。无奈婆婆在中间横插一道,从此,情缘了断,另嫁他人。没想到今天再见到陆游,看到陆游写下的这首词,一下又勾起唐婉深藏在心底的那份情意。追忆似水年华,回顾往昔的欢乐时光。

曾经沧海难为水,感叹世事难料,人情不古。唐婉就在这样的煎熬中,日渐憔悴,不能自拔,最终忧郁成疾。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和着两行清泪。提笔写下: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带着满腔的怨恨、满腔的无奈、悄无声息的撒手人寰,留给陆游半生的心痛。

40年后,陆游已是75岁的老人,再游沈园。依旧对唐婉念念不忘,提笔写下”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40年,弹指一挥间。半世的伤痛,诗人始终不能释怀。心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醒时分,却更添了一份惆怅。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发布于旅游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有的说陆游的《钗头凤》让人泣血感人,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