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写给我的学生

2019-09-21 00:23栏目:情感专区

多想再晚些时候说分别等到 秋风萧瑟一起去钱冲看金黄的银杏叶

一.

多想再晚些时候说分别等到 明年三月一起去碧山访熟睡的李太白

去年和Brian去影院看Incaption的时候看到预告片,知道是Fincher的电影。晚些时候Chris来家里玩儿,一起看了正片,因为语言水平有限,只看懂了一个大概。中途Chris频频发笑,我承认自己不知道他当时在笑什么。再晚些时候Neil问我这片子好不好看,我说英文台词太多了,我看起来有难度,他说:“我非常理解,因为很多部分我也觉得看不懂。”Neil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再再晚些时候我才恍然大悟trailer的背景音乐就是creep,只不过是一个非常升华的版本,有人说:i feel this is even deeper than Radiohead's.

但既然六月是我们别离的季节那就让思念不再扭捏和着这酒的浓烈青春的热烈醉倒在你我的身侧醒后你将记忆轻轻折叠他日重逢再与我慢慢细说

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大学写作课上教授让我们读了一篇取自the accidental asian(一个偶然成为亚洲人的人)的essay,题目叫做 China Town Idea(中国城印象),Eric Liu是一个非常没有种族自我认同感的作家,至少这片小短文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他笔下的中国城并不是一个快乐的地方,脏乱,可怕的异族人,没有文化的,狭窄的,阴暗的。而且在结尾之处他特别写了这样一句话:

and before i went to bed, still, i took a shower.(在我上床以前,我没有忘记冲一个澡)

教授说:“现在的中国城并不真正是中国来的人住在那里,不过纽约的中国城即使和以前描写的不太一样了,不过大致上依然还是我们在这片文章中所看到的。”教授提问我说,为什么作者最后说他在上床以前洗了个澡。

我说:"maybe he felt dirty..."接着我想了想,继续说,"not typically in a physical way, maybe something more mental as he thought he can wash that parts of his own culture off. the old part, traditional things which belong to the elder generations."

三.

我在美国遇到了很多混血儿,几乎所有都是爸爸是美国白人,妈妈是中国人、韩国人或者越南人。

也许是因为特殊的经历和性格,我对亚洲女孩儿嫁给白人老外没有任何偏见和不满,相反,我有时常常会觉得她们大多数都非常幸福。我的几个白人男孩儿的朋友常跟我说:“我真喜欢亚洲女孩儿,她们可真漂亮。”有时我们一起路过某个亚洲面孔的女孩儿,他们总会在背后吹口哨,然后转过头来问我说:“你说,她算不算漂亮的。”大多数时候,起码在一个标准的亚洲男人的眼里,真的不算漂亮,但是我总是鼓励地说:“不重要,看你喜不喜欢。”

而我遇到的亚洲女孩儿里面,却恰恰并不像国内大多数的女性那样,那么亲赖白人男友。她们常说:“我们不喜欢和他们(白人)在一起,虽然他们很好玩儿,但是我们还是觉得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还是喜欢韩国人(中国人...或者亚洲人)。”

作为一个中国男生,相比较白人女生,显然在白人男孩儿的圈子里面更受欢迎,我也很喜欢这些白人男孩儿,他们大多数单纯,包容,运动,健康而且喜欢和不同于自己种族的人交朋友。有时我走在路上,对面会有一个金发小伙子友善地说:“伙计你的衣服可真有个性!”;或者有时他们和我一起抽烟,问我是韩国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然后说他们一直想去亚洲,或者他们以前在哪个学校打橄榄球;再或者在学校认识那些在餐厅门口弹吉他的艺术家,热情地问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party。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分别——写给我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