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

2019-10-29 03:18栏目:情感专区

十六岁时,他的初恋是班上一个眼晴很大很嗲的女孩,回忆起来那女孩应该比当年情窦初开的他成熟世故很多,且与他后来的审美标准严重不符,但是在那时他的眼里只有她。

独自一人

十八岁时,也就是高三那年,母亲托关系把他送到外地一所重点中学借读,新同桌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不知为什么,同学眼中一向寡言内向的女孩很喜欢听他说话,他的信口胡绉总是引起她的莞尔一笑,。他乐此不疲,是因为喜欢看她笑的样子,觉得好亲切。有一次她拿了一本戴望舒的诗集给他,语气郑重地说诗写得很好你应该读读。还书时女孩问喜欢吗?他说喜欢。女孩问喜欢哪一首?他含糊其词。因为根本没读,那时大家都忙着高考备战哪有闲情读诗?他显然没有注意到女孩眼里的失望,那之后女孩不再主动和他说话,也不再谈诗的事情,背书做题,和所有人一样,只是不再和他说话。他还是日复一日地给初恋写信,写他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写他独在异乡的心情,还有对她与日俱增的思念……初恋只回过一封便再无音信,字里行间客气中带着冷漠。

一年的时间在背书做题和写信中疾驰而过,他也要离开那所借读学校回老家准备参加即将到来的高考。走的那天他拎着行李在学校门口又遇到那女孩,女孩那天穿了一袭紫色碎花长裙就像戴望舒笔下雨巷里的丁香,平时系起的马尾辫随意散开落在肩上,六月的风将长发不时撩起,正午强烈的阳光从女孩身后照进男孩的眼情这让他有种眩晕的感觉。女孩说,就这么走了?他说,可不是就这么走了。女孩说,你会记得我吗?他说,放心我记性好得很,咱班同学我都能记住。女孩点点头说好吧祝你考上大学。然后他们就擦肩而过。男孩拎着行李叮叮咣咣地向前走,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回头看时,女孩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用手捂着脸,指缝中溢出清澈的泪水顺着她纤薄手掌流淌。他18岁的心里五味杂陈乱了好一阵,人却终究没有动,还是拎着行李叮叮咣咣慢慢走出学校大门,但那个画面从此定格在他的记忆里。

静静地流淌着

男孩后来考上了大学,毕业分配到一家事业单位,那时候他的初恋刚刚和前任男友分手,他们理顺成章地正式谈起恋爱,但是不久便分手了,他再也无法找到那些年为伊痴狂的感觉,他甚至怀疑那个每天背完书做完题在宿舍熄灯后打着手电写信的18岁男孩是他还是另有其人。以后的故事和所有人一样,结婚、生子、为稻粱谋,伴随着两鬓星星点点的白发,再一转眼儿子都要高考了。

流淌着对你的一丝挂念

他后来再没有回过当年借读的那个城市,但是在每一个难以入眠的夜里,当全世界酣然入睡,他望着窗外清冷的星光会又一次忆起那个多年前的画面:女孩指缝中溢出的泪水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闪烁不定,刺痛了他18岁的心。他又一次变得莫名惆怅,“我还记得你,你还记得我吗?",他喃喃自语着像是说给18岁的自己。

很多人问过我

惊鸿一瞥的爱情,也许才是记忆中最念念不忘的。

问我到底喜欢谁?

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无言的微笑

是我的回答

因为你是我选择的标准

既然

又说追求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