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的盛筵

2019-11-25 03:39栏目:摄影专区
TAG:

最近两年中,给食物拍照并上传到网上成了新潮流。研究人员指出,与文字描述相比,给食物拍照更能呈现一个人的生活,以及这个人是何种类型的人。

我们可能会谴责吃饭时拍照的行为,但这也不失为一种把每个人都带到餐桌上来的好办法。

贾维尔·加西亚今年28岁,是一位就职于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神经科学家。当下,他正坐在校园咖啡馆中,叫了一份烤乳酪三明治。咬下第一口前,他先掏出数码相机,给三明治拍了几张照片。照片上,融化了的乳酪溢出烘烤过的白面包,看上去十分美妙。

图片 1

加西亚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吃什么,都在吃之前给食物拍照,过去5年里从不间断。他每两周把所拍食物照片张贴到他的官网(ejavi.com/javiDiet)上。这些未经编辑、原汁原味的照片向全世界展示了加西亚的私人生活,为他招来了全球从厄瓜多尔到中国的大量粉丝。全部照片已达9000张,事无巨细地展示了过去5年里加西亚都吃了些什么,甚至连一小粒麦片都不放过。

2月份的时候,我去华盛顿参加了一个以前同事的婚礼。婚礼上,牧师特意提到了食物在新郎和新娘的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他们的爱情是在分享美食的过程中萌发的,这是食物在人文体验中的作用的体现。牧师形容了一下新郎自己拍的求婚时候的照片:大量的肉、芝士和葡萄酒;背景是维吉尼亚乡村的山丘。“这是一个在小山上举行的小小宴会,来共同纪念一个珍贵的瞬间,”牧师笑着说,“我估计Instagram上肯定会有张这照片。”台下的人都笑了,并都认同地点了点头。

上个月加西亚去纽约出差,不小心丢了他的iPhone。他央求朋友们替他给食物拍照,用电子邮件发给他,好让这项记录保持完整。事后加西亚懊恼地看着没有聚焦好的照片说:“唉,真是一场噩梦,这哪是我过去一贯的水准。”

就我所知,拍摄食物这种行为——不管是在餐厅里还是在家庭聚会上——通常都是会遭到谴责的。同时代言和讽刺着城市风俗的纽约时报的风尚版,在1月份的时候报导了曼哈顿禁止餐厅拍照行为(“这对饮食动力来说是一场灾难,”一位厨师说,“当闪光灯每过几分钟就亮一次的时候,你很难再让这个夜晚变得值得纪念。”)。同时,你往Facebook和Twitter里狂发最近吃过的东西的照片,也会烦到你的朋友。“某天你发了张Instagram过的蓝莓照片,”McSweeney’s的Katherine Markovich嘲笑着iPhone上成群结队的路人摄影师们道,“要是没有那些蓝莓你的这天会怎样?你会觉得没有那么地跟地球,或者最终跟你自己,连结在了一起吗?”

先拍照再举刀叉

我们对被Instagram给毁了的美妙瞬间嗤之以鼻,但这不妨碍美食依旧充斥着我们的网络世界。整个互联网里到处都是牛排、炒蛋、蔬菜、米饭、冰淇淋和咖啡。当然食物可以代表你所处的状态,而记录下我们的每顿饭或许是自我表达的一种媒介。19世纪的法国律师、政治家、美食家Jean Anthelme Brillat-Savarin说过,“告诉我你吃了什么,我就能告诉你你是什么。”但我们当今社会所谓的异国美食、美酒和巧妙的拼盘全都是构建在“一起吃饭”这个简单的行为上的。食物的本性就是社交,跟朋友和家人一起吃饭是最好不过;哪怕跟陌生人一起吃也比自己一个人吃饭要好。邀请别人跟我们一起吃饭是我们的社交生活的本质,即便我们被时间和空间所分离。

1825年,法国哲学家和美食家让·布里亚-萨瓦兰写道:“告诉我你吃什么,我就会告诉你你是何种人。”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拍摄自己每餐吃的食物,并向全世界展示。这些照片比描述开胃菜和主菜的名称更生动地揭示了进食者是何许人也。

虽然鲜血和宗教信仰通常被认为是公共生活的基本纽带,其实食物才一直是作为人类社会的引擎的存在。就像纽约时报作者Adam Gopnik在他的著作The Table Comes First(餐桌优先,2011年出版)中所戏称的,文明就是“大部分在讲种子、肉类以及不同的地方烹饪它们的不同方法的故事”。但是,在家中餐桌前的进餐时间并不只是一个共同消费种子和肉类的时刻。它是我们作为社交动物的本质被展现的空间。从文明起源起,食物就几乎伴随了所有的公共仪式,从安息日到夏至冬至,从圣餐到守灵。在工业革命之前,一日三餐推动并定义了社会关系的进化:工业前的采集狩猎、牧人、农耕和封建社会最基本的区别就是每个团体是如何为自身提供食品的。共同进食是每一种文化中都普遍存在的。最终,启蒙运动时期的咖啡馆、餐厅和沙龙帮助行成了一个“食代”,会话与饮酒成为了现代化的基石。

给食物摄影已经成了一个日益增长的习惯。拍下来的食物无所不包,从昂贵的松露烤乳猪到平民食品麦片粥。根据照片共享网站Flickr市场总监塔拉·克切勒的统计,标签为“食物”的照片数目在过去2年中呈10倍增长,目前已达600多万张。Flickr最大也最活跃的小组之一“我吃了这个”包括了30多万张照片,由超过19000名成员提供。本来照片数量应该更多,但每个成员每个月只被允许提供最多50张照片。同样的现象发生在其他网站上,诸如Twitter、Facebook、MySpace、Foodspotting、Shutterfly 等等。

所以为什么食物殖民了互联网呢?餐桌曾是(并且仍然是)家庭的主要聚集地。一家人、父母孩子们尽管时间安排不同,但还是会每天聚集在餐桌前维系家族的纽带。不过,如果不是餐桌的延伸的话,互联网又是什么呢?而又有什么是比餐桌上放满了食物更加自然的状态呢?

诺拉·谢尔曼今年28岁,是纽约城市大学建筑性能实验室副主任(该实验室提倡可持续建筑)。她发现拍摄自己所吃食物的照片在Facebook、Twitter和她的博客上特别受欢迎。

Flickr上的一个相册或者Vine上的小动画能否让出门在外的家人和远房亲戚们获得家族重聚的感觉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发布于摄影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微博的盛筵